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直苑風采>>正文
李宗剛:人生,在學術中綻放光彩
2018-10-25 09:34   審核人:

李宗剛,生于1963年,山東惠民人。1991年山東師范大學碩士畢業后留校任教,2007年晉升教授,2009年被聘為山東師范大學中國現當代文學國家重點學科博士生導師。2011年,他開始擔任《山東師范大學學報(人文社會科學版)》主編;2018年,被評為山東師范大學首屆東岳學者拔尖人才。他還是中國作家協會會員,并兼任山東省近代文學學會副會長、山東省中國現代文學學會秘書長等職。

李宗剛部分著作

李宗剛被視為山東中國現當代文學研究界“六〇后”具有影響力的學者。多年來,他始終堅守著自己的“一方田園”,無時無刻不在與時俱進,始終對學術保持著高漲的熱忱,奔跑在文學研究的最前沿。

在治學上,他把自己所有的時間都投入到學術中,是一個真正撲下身子真抓實干的學者。在最近幾年里,他之所以能夠在學界聲名鵲起,與他集中精力投入學術研究有很大關系。

李宗剛學術研究領域涉獵廣闊又獨具特色,他從中國文學的轉型研究這樣宏觀的命題著眼,逐漸地找尋到了五四文學發生學研究這一根本點。

在中國現代文學研究界,尤其在五四文學和民國文學教育研究方面,李宗剛是不能不提及的一位學者。近些年來,李宗剛放棄節假日和休息時間,心無旁騖,潛心學術,在市場經濟喧囂的大潮中,堅守在文學研究這方土地上,辛勤耕耘,用心思考,因而在五四文學發生學以及民國文學教育研究方面終有收獲,被視為山東中國現當代文學研究界“六〇后”具有影響力的學者。從籍籍無名的學術界后備力量到聲名鵲起的知名學者,這背后所蘊含的是異于常人的付出和努力。那么,李宗剛取得如此飛躍的學術成就的源動力是什么?筆者感受最深的是他對學術的熱愛——那種融于生命的學術熱情和在學術中升騰的生命。

艱難的學術起步

20世紀80年代前期,李宗剛在山東師范大學讀本科時,曾選修蔣心煥老師的《中國現代小說史》課。從此,他開始關注中國現代小說史,并于1988年考取了蔣心煥老師的碩士研究生。李宗剛為人誠實謙和,深得蔣老師的信任與器重。對此,蔣心煥老師說過:“宗剛刻苦好學、勤于思考的學風,給我留下了頗深的印象。這是一個把人品和文品、做人和做學問兩者相融作為自己追求的有思想有作為的青年。”在攻讀碩士學位期間,李宗剛深受蔣心煥老師中國近代文學轉型研究的影響,并以此為學術論文的選題。為了完成論文,他迎難而上,搜集大量資料,做了上千張卡片,在長、寬不到10厘米的卡片上密密麻麻地寫滿了魯迅、胡適、康德、黑格爾、尼采……小小的卡片上甚至有300多字,總字數約50余萬字。李宗剛通過資料的爬梳與理論的提升,逐漸形成了自己的學術觀點。1991年,他的碩士畢業論文《論中國小說由傳統向現代的轉換》以文化視角來研究中國近現代文學,尤其是中國小說從傳統向現代的轉換問題,得到了評委的好評。客觀地說,“轉換說”在當時學術界還是一個全新的研究課題,學界對此關注和研究的并不多。后來,該文的總論部分在《中國現代文學研究叢刊》1994年第4期發表,在學界產生了一定影響。中國近現代文學的轉型研究成為李宗剛學術研究的原點,這與他后來的五四文學發生學研究可謂一脈相承。

在上世紀90年代初,李宗剛研究生畢業后留校任教,主要從事寫作課的教學工作。他在教學之余把更多的時間用在了散文隨筆的寫作上。寫作課教學對李宗剛的影響是深刻的,一方面,這改變了他既有的學術研究路徑,即從純粹的學理性研究轉向社會現實問題的反思;另一方面,這又促成他在散文隨筆的寫作實踐中走得更遠。這一時期的散文,李宗剛后來收入《行走于文學邊緣》一書。對此,山東師范大學語文教育專家、博士生導師曹明海曾專門撰文,高度評價李宗剛在散文創作方面取得的成績。曹明海認為,李宗剛在學術研究和散文寫作的交叉地帶,“行走于文學邊緣”,以“學者散文”的特有真誠和富有意味的語用灑脫,傳達文學研究生活中躍動的心靈聲息,拓開了一種“學者散文”的文學新境域。

新世紀之初,李宗剛又開始了轉型,那就是再次回到學理性研究這個原點上來。2002年,他考取朱德發先生的博士研究生之后,其身心、生命便與學術融為一體,學術的新起點開啟學術成長期的飛躍。在讀博期間,他就在《魯迅研究月刊》《山東社會科學》《東岳論叢》等刊物上發表了《從知遇之恩到精神資源——重新解讀<藤野先生>》《<保衛延安>的英雄理念及英雄敘事》《對林譯小說風靡一時的再解讀》《魯迅文化視野中的藤野先生》等文章。其博士論文的精華部分《新式教育下的學生和五四文學的發生》發表于2006年第2期的《文學評論》,這不僅在學界引起一定反響,而且還標志著李宗剛的學術研究路徑已經形成了自己的特色,那就是從文學教育的維度對中國現當代文學進行深入全面的解讀。這正如朱德發先生為其撰寫的序言中所說的那樣:“立足學術、又著眼于實踐,逐漸形成了一種以理性觀照的頓悟式的思維特點,較為熟練地掌握了一種觀察和評價人物和事件的全新文化眼光和視角,掌握了一種邏輯嚴密的思維方法和文章筆法。表現在文章的寫作上,力求使學術研究與當代意義的相互融合。”

在這一階段,尤其讓朱德發先生稱贊的是,李宗剛對于學術有一股子永不服輸的勁兒,并且還是出自對學術的熱愛帶來的一股近乎癡迷的勁兒。用朱德發先生的話來說:“宗剛是位抓住一個有價值的研究課題不肯輕易放手的善于窮追猛打的執著學者。”無論身處何處,他都能把自己的點滴思考融匯到學術研究中。熟識他的人,都對他從不離身的電腦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這個電腦包里裝著的是一臺有些舊的聯想Think pad。無論是在出差乘坐的火車上,還是在參加的各個會議上,甚至于陪其愛人理發或購物的間隙,他都會打開隨身所帶的那臺聯想Think pad不忘寫作。寫作成了李宗剛的日常生活中最為重要的旋律。

李宗剛為什么會這樣用功?這可以從他時常告誡研究生的話里找到答案。他經常對研究生說,作學術就是一場賽跑,有的人一開始跑得很快,但是跑一段就不跑了,這樣的話,學問也就停止成長了;有些人一開始跑得不咋樣,但他們一直在跑,跑得時間長了,自然也會趕上那些一度跑在前面的人。學術之路不管怎樣漫長,只要跑,就有希望達到目的地。多年來,李宗剛始終堅守著自己的“一方田園”,無時無刻不在與時俱進,始終保持著對學術高漲的熱忱,奔跑在文學研究的最前沿。“李宗剛在學術探究征程上,總是孜孜不倦地進擊和追求,越是遇到難題越是敢于攻關,表現出一種不怕啃硬骨頭、勇于啃硬骨頭的治學精神”,這也是最打動朱德發先生的精神所在。

艱難的學術蝶變

2011年,李宗剛迎來新的轉折點——工作調動,他從文學院調入文科學報編輯部工作。從此以后,他由單純的文學院教授轉變為學報主編和文學院教授的雙重身份,肩負編好學報、教好學生、搞好學術研究的多重任務。這種雙重身份在給李宗剛帶來新的血液和動力的同時,無形之中也使他肩上的擔子更加沉重。學報工作繁重的時候,研究生助理經常在夜里一兩點收到他發過來的已經改好需要核對引文的郵件。學報每一期的每一篇文章,他都會帶領編輯部同仁和研究生助理多次閱讀、審閱和校對。他總是告誡大家:在現實浮躁的學術氛圍下,很多學者撰寫的論文在引用他人的話語時,幾乎是“凡引必錯”。因此,學報的每篇文章的校對少則七八遍,多則十幾遍。 從每一句話和每一個字,到每一處引文和注釋,他都“錙銖必較”,精益求精。深知編輯的責任和使命,李宗剛像一名永不疲憊的勇士一樣,始終精神抖擻、目光如炬,所有用稿從一校到最后定稿,這期間的每一遍校對、每一次的修改的清樣原稿都被他收集在一起,裝訂成冊,每一期大約能裝訂三四冊,自2012年至今已有百余冊,擺滿了三個五層高的書架。這一捆捆的修改稿,是他嚴謹的學術態度的象征,更是《山東師范大學學報(人文社會科學版)》近幾年之所以突飛猛進、大踏步前進發展的見證:學報在2013年的復印資料轉載率和轉載量中名列全國高校學報第12名;近5年來學報在復印資料的轉載率排名連續穩定在全國高校學報第50名左右。2017年,學報成功進入CSSCI來源期刊擴展版。2018年,學報重新返回中文核心期刊行列。

學報7年,也是李宗剛學術生命最旺盛、學術思想最純熟、學術成果最豐厚的7年。學報工作的繁重并沒有削減李宗剛對學術的追求和超強的創作,他像超人一樣,永不停歇地創作著、耕耘著,這種精神可以說是令人震撼的。在治學上,他把自己所有的時間都投入到學術中,是一個真正撲下身子真抓實干的學者。他之所以在最近幾年里能夠在學界聲名鵲起,與他集中精力投入學術研究有很大關系。作為一個人文學者,其實自由選擇的時間很多,但李宗剛常年堅持坐班工作,而且向搞化學實驗研究的老師看齊,常常加班加點到深夜,暑假、寒假從不休息,堅持每天到學報編輯部辦公室辦公。正是這種兢兢業業、踏實肯干的務實精神,才使得李宗剛能夠不斷攻克學術上的難關,發表了多篇高質量的學術文章,在學術界產生越來越大的影響。

李宗剛從事學術研究20多年,尤其是近5來,相繼完成的著作有7部,共計240萬字。其中,公開出版的有《新式教育與五四文學的發生》(齊魯書社2006年版,花木蘭文化出版社2012年版[中國臺灣繁體版])、《中國當代文學史論》(山東人民出版社2014年版)、《中國現代文學史論》(山東人民出版社2014年版)、《父權缺失與五四文學的發生》(人民出版社2015年版)、《行走于文學邊緣》(山東人民出版社2015年版)等著作5部;已經完成的兩部書稿分別是《民國教育體制與中國現代文學》和《跨界的文學對話》。在《文學評論》《文史哲》《清華大學學報》《中國現代文學研究叢刊》等期刊發表論文150余篇,其中,被《新華文摘》《中國社會科學文摘》《高校文科學術文摘》《中國文學年鑒》以及“報刊復印資料”等轉載的論文30余篇;曾獲山東省社會科學優秀成果獎一等獎2項、二等獎2項、三等獎2項;山東省高校優秀科研成果一等獎4項;獨立主持研究國家社會科學基金項目2項(其中1項被評為優秀等級)、山東省社會科學規劃研究項目等課題3項。他參與的研究成果曾經獲得第七屆高等學校科學研究優秀成果獎(人文社會科學)二等獎一項、第五屆山東省劉勰文藝評論獎一項。在這些成績背后,我們所看到的是具有超人精神的李宗剛——他以辦公室為家,以一種奔跑的姿態始終向前奔跑,真正把學術融入生命!

艱難的學術定位

“耕好自己的地”,這是李宗剛時常對研究生講的話,也是他自己一直以來恪守的原則。他把中國文學的轉換研究作為切入點,然后逐漸地聚焦于五四文學的發生學研究上,最后定位于文學教育研究。

李宗剛學術研究領域涉獵廣闊又獨具特色。他從中國文學的轉型研究這樣宏觀的命題著眼,逐漸地找尋到了五四文學發生學研究這一根本點。五四文學的發生又與新式教育密不可分,于是,他逐漸形成了從教育視角來審視中國現當代文學的獨特視閾,這一成果便是他的博士論文《新式教育與五四文學的發生》。隨著對五四文學發生學研究的深入,他又發現了父權缺失與五四文學發生之間存在著內在的因果關系,并圍繞著這一方向撰寫了十幾篇研究論文,其中有的研究論文成為《新華文摘》的封面文章。從新式教育審視五四文學發生出發,李宗剛又進一步拓展視野,把學術研究的目光聚焦到民國教育體制與中國現代文學研究上,這一研究得到了國家社科基金項目的資助,在結題中獲得了優秀等級。在完成中國現代文學的教育視角透視之后,他又把目光投向了共和國教育與中國當代文學這一新的研究領域。尤其值得稱道的是,他的這一研究再次得到了國家社科基金項目的資助。從文學教育的維度出發,李宗剛的系列研究論文,均對既有的研究對象有了新的闡釋,如他對魯迅的文學教育的研究成果,得到了《文學評論》《清華大學學報》等國內優秀期刊編輯的青睞。經過多年的耕耘,李宗剛的民國文學教育研究已經取得了階段性成果,攻克了一些學術難題,其標志性成果《父權缺失與五四文學的發生》進入中國當代學術史的重要載體《中國文學年鑒2015》,這使他成為國內關于民國文學教育研究領域中具有相當學術影響力的優秀學者。

李宗剛不僅注重自我學術研究的定位,而且還注重培育研究生從事文學教育的興趣。他指導的研究生便有不少人選擇了這個課題的研究。李宗剛將民國時期的文學教育研究分為不同年代下的不同地域、不同學校的研究,并將這些學術的新發現點作為研究生論文選題的主要開展范圍,逐漸形成一定的規模。尤其是在山東文學教育研究的領域,可以說已經有了階段性成果,他指導的碩士生合作撰寫《民國時期山東文學教育研究》即將出版。他的博士研究生金星則選取了華北聯合大學的文藝教育與文學活動研究作為研究對象,其博士論文在外審時,三個外審專家均打出了A的成績。

李宗剛的學術研究之所以能夠獲得順利提升,與他重視史料有著密切關系。從20世紀80年代開始,學術界把其學術研究的基點置于社會思想解放這一平臺之上,重視的是對既有歷史的再闡釋,并在再闡釋中灌注屬于作者自己的獨立思考。當思想解放大潮過后,學術最終還得重新回歸于學術本體,這便是學術研究注重對史料的發掘與整理。盡管李宗剛深受80年代的思想解放的影響,在其學術起步階段的學術研究中重視闡釋,但在進入新世紀之后,他開始重視史料的搜集與整理,并相繼出版了5本資料匯編,這便是《炮聲與弦歌——國統區校園文學文獻史料輯》(人民出版社2014年版,34.7萬字)、《楊振聲文獻史料匯編》(李宗剛、謝慧聰編,山東人民出版社2016年版,44萬字)、《楊振聲研究資料選編》(李宗剛、謝慧聰編,山東人民出版社2016年版,49萬字)、《郭澄清研究資料》,山東人民出版社2016年版,字數50萬字)、《新世紀以來學術期刊理論研究資料》(李宗剛、孫昕光編,山東人民出版社2018年版,50余萬字)。其中,關于楊振聲的文獻史料匯編和研究資料選編,在學術界產生了較大的反響。陳子善在其主編的《現代中文學刊》2017年第4期封三上,以《山東人民出版社推出楊振聲研究新著》為題專門刊出了這兩本書的書影及介紹。李浴洋在《中國圖書評論》2017年第1期評述2016年中國現代文學研究著作時,特別提及了關于楊振聲的這兩本研究資料。李鈞等人在《濰坊學院學報》2017年第3期上撰文指出,楊振聲研究系列資料的出版,使楊振聲重回人們的視野,改變了文學史上對楊振聲作品自1987年以來重復匯編的現狀,填補了文學史上對楊振聲研究資料尚屬空白的現狀,首次對散落各處的有關楊振聲創作的文章、有關楊振聲評論文章的搜集、整理、校對與匯編,是對楊振聲研究的基礎性成果;同時,我們在眾多的評論文章中可以清晰地把握楊振聲其人其形其性其文其事,并對民國時期新文學在大學里的傳播與發展、西南聯大時期新文學的成熟等方面,起到了或直接或間接的作用,也為文學教育在大學里的發展留下了廣袤的思考空間,其文學史、教育史和學術史價值自不待言。南京師范大學楊洪承教授則認為“匯集編得很用心,很得體,對后來研究者大有益,做了一件體制內不看好,但卻功德無量的學術積累工作”。中國社會科學院董炳月研究員對此書更是給予了高度評價。

艱難的學術傳承

李宗剛不僅注重學術研究,而且還注重學術傳承。他作為國家級首屆教學名師朱德發先生的博士研究生,其思想和情感深受朱德發先生的影響。朱德發先生注重培養學生的創新能力,注重學術的代際傳承這一優秀的傳統,在李宗剛那里得到了很好的傳承。尤其讓李宗剛感動的是,他所在的學科本身便猶如一個使人不斷奮進的競技場,大家相互鼓勵,相互支持,共同提高。對此,李宗剛特別提及《山東師范大學學報(人文社會科學版)》原副主編翟德耀編審,國家重點學科帶頭人、國家萬人計劃、“教學名師”魏建教授在他的學術成長中作出的卓越貢獻,認為自己的點滴成績都是站在諸多學術大家的肩膀上取得的。因此,他把學術研究和培養學生放在了同樣重要的地位。因教學成績突出,他曾經3次榮獲山東師范大學研究生優秀教學獎;2017年,他帶領的博士生團隊獲得山東師范大學首屆“五導”卓越導學團隊。李宗剛以他對學術生命般的熱愛、激情,超人般的毅力和精神,秉承著“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傳承使命,不斷地灌溉著師門的每一位求學的小樹苗。經他指導的學生多數成功考博繼續深造,其中不乏有北京大學、南京大學這樣的名校。他指導的研究生獲得國家獎學金便有7人之多。2018年,他又被評為山東師范大學2018年度“十佳教師”等榮譽稱號。

學術傳承離不開“精神導師”的引領。李宗剛雖身兼學報主編的重任,繁雜瑣事多,但是也沒有荒廢教書育人的本領。他同時擔任本科生“電影欣賞與解讀”的公共選修課、新聞與傳媒學院電影學碩士生導師、文學院中國現當代文學專業的碩士生導師以及博士生導師的教學工作。

“精神導師以其開闊的文化胸襟、寬廣的人文情懷、嚴謹的科學態度,深刻地影響到五四文學創建主體精神世界的建構,極大地釋放了五四文學創建主體被壓抑的創造潛力,促成他們個性自由自在的發展。”李宗剛在《精神導師與五四文學的發生》中是這樣說的,在現實的研究生教育中更是這樣做的。他帶的研究生較多,為此,他定期組織“讀書會”。在讀書會上,李宗剛不僅在學習上為研究生解疑答惑、與研究生侃侃而談,更是在生活中噓寒問暖。李宗剛是忙碌的,他對學術、對工作、對學生永遠都是熱情高漲。他把自己的精力一分為三:一份用在學報的發展上,一份用在教學上,還有一份用在科研中。雖然它們不會孤立地存在,但是每一份責任對他來說都是全力以赴。為了防止自己在辦公時分心,他工作的那臺電腦從來不連接網絡,甚至到現在還用著諾基亞最原始的只能接打電話的手機,在自己的辦公桌前有時一坐就是大半天,旁邊除了各種文件,還有下一期要校對審核的學報稿件、要上課的課程表以及自己的寫作計劃……無論何時,學生去找他談論文、談學習,總能在辦公室找到他忙碌著的身影。

李宗剛就是這樣以一己之力“潤物細無聲”地感染著周圍的同事、朋友和他的學生們。他把這些精神力量和學術經驗傳遞給了身邊的人,精心培育著一代又一代的學生,讓每一位與他接觸的人都如沐春風。在他身上我們感受到的不僅僅是一個精神導師的可貴品質,更是一代人為學術、為教育事業努力拼搏的精神!在山東師范大學這片肥沃的土壤上,在學報、文學院和新聞傳媒學院的廣闊平臺上,李宗剛帶領著他的碩士生、博士生團隊,披荊斬棘,勇于探索的精神,正是他所在的山東師范大學中國現當代文學國家重點學科一直以來傳承著的人文精神。

報道鏈接:http://www.lhrbszb.com/ReadingZone/PaperInfo/AC4C4D16-1415-42A5-BF21-DCC15D30443E?aid=969B381B-12C9-49F4-86A3-5B4E94BBCB4E


上一條:洗盡浮華獨匠心 梅花香自苦寒來
下一條:鄭雪蓮當選山東師大第十三屆“杰出青年”
關閉窗口

分享到:

山東師范大學直屬單位黨委 地址;濟南市歷下區文化東路88號 郵編250014
聯系電話:0531-86182199 Email:[email protected]
极速快乐十分开奖网站